百大百

长弧中。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伴随着冰凉的湖水涌来,他挣扎着想要冲出湖面,可触手可及的,只有结实的,光滑的冰.......

  下一秒,就是蒋丞猛的坐起来,疯狂咳嗽。

  这他妈什么操蛋的梦!

  从草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草屑,环顾四周,是一片没有见过的小树林——明明是在家里睡着的啊,这特么哪儿?

  寒风划过,蒋丞打了一个哆嗦,身上还有梦中那种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湿哒哒的感觉。他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找个人问问路吧。

  就在蒋丞想着怎么把家里那个目无尊长不知好歹的弟弟揍一顿而不被“爸妈”发现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夹杂着咒骂的呼救声。

  开始他也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后来,他发现越向前走,呼声越大——无论向哪个方向——秉着一种“虽然与我无关但我是头一回听到有人一边喊救命一边骂人还骂的这么带劲”的好奇心,蒋丞决定去一探究竟,反正那里肯定有人。

  当他看到结冰的湖面时,他身上又泛起了鸡皮疙瘩。

  刚刚那个梦不会是什么预兆吧?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湖里挣扎的人,嘴里骂着什么“小兔崽子你他妈现在不救我老子上去就揍死你......”,这让正准备脱衣服救人的蒋丞停下了动作,向男人朝向的那边看去。

  那里站着一个小男孩,看着那个男人挣扎,看不清表情。

  蒋丞下意识的向他走去。

  靠了,老子不救人,去看个小屁孩儿是他妈什么事儿?

  但还是没能停下脚步。

  湖里的和湖边的似乎都没有注意到他,该骂的还是在骂,站着不动的还是不动,但蒋丞看清了男孩脸上的表情——他死死的盯着湖面,眼眶全红了,那里面没有泪水,只有呼之欲出的恨意,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牙关咬紧,唇色泛白,整个人都在颤抖。

  “没事了,没事了。”

  蒋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手已经伸出去了,揽住男孩的身子,拍着他的背,安慰他。

  紧接着,他听到男孩说了一句话。

  “你是谁。”

  老子他妈安慰你你就回我一句你是谁?

  带着这种操蛋的心理,蒋丞从床上醒来,愣了愣神,看见了身旁的顾飞。

  “顾飞!顾飞!”

  “.......怎么了.......”

  “我是谁?”

  “...蒋丞。”

  他没有忘记自己,自己也没有忘记他,真好。

  这么想着,蒋丞不再理会懵逼的顾飞,转身又睡了过去。

  顾飞:“......蒋,丞!!!”


PS:嗯。。。中途回来一下下,就发一篇,然后就继续长弧。。。嗯,就是这样!

PPS:主要是因为买到实体书啦,超开心!!!!!

PPPS:ooc请不要介意!!!


大概是个不老魔女带娃的设定
放假再画
先放一个宝宝✨

“他们总说我瓜,
其实我一点也不瓜,
大多数时候我都机智的一逼”
尝试一下这样的感觉✨
宝宝好可爱o(≧口≦)o

这只鸟为什么这么帅啊啊啊o(≧口≦)o!
话说这个图片模糊是因为我像素低吗?

有一年多没画贵音了吧
对这个角色还是这么熟悉真是太好了!

撒野同人 原则

原则
          又是一个极度无聊的周六,顾飞窝在沙发上乖乖地等着蒋丞与客户洽谈后回来,可谁知道,一等就等到了十一点才回来的,浑身酒气的蒋丞。
          “。。。。。。”顾飞一脸懵逼,丫说好了回来吃饭的呢???闻着蒋丞身上的酒味和若隐若现的香水味,怀着被放鸽子一下午的怨念,顾飞眯了眯眼睛,很微妙的说到:“蒋丞。”
          醉酒+“夜不归宿”的蒋丞莫名一个激灵,摇了摇脑袋:“嗯?”
          “你没事吧?”
          “。。。没事啊?”(⊙_⊙)
          “。。。没事就好。。。啊我说丞哥啊你知不知道喝酒伤身啊多少岁的人了就这样不注重自己的身体真的好吗喝成这样还醉着回家你想不想一下你老公我的心情啊你他妈明明说晚上回来吃饭回来吃饭结果这样回来你还有脸回来见我你个大骗子blablabla。。。”
          “???”
          然后,在接下来的三分钟里,蒋丞的耳朵接受了兔飞飞说话不带标点的洗礼,愣是把他从醉酒的泥潭中给念叨出来了。恍然大悟道:“你生气了?”
           “。。。。。。”废话!
           看着顾飞不妙的脸色,蒋丞一把抱住他:“对不起啦,我错了,不该放你鸽子。我发誓,绝对没有下次了!我超讲原则的,说不会就不会!”两个人一起跌坐在沙发里,“早些睡吧,明天还有洽谈呢。。。”顾飞看着蒋丞发青的脸色和浓重的黑眼圈,摸了摸他的喉结,心疼地说道:“丞哥。”
            “嗯?”
            “要不你把工作辞了吧,我养你。”转过身,跨坐在蒋丞腿上。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蒋丞很快就起了反应,当然,顾飞也立即意识到了,抬起头,舔了舔唇:“丞哥。。。”
            蒋丞眸色按暗了暗:“顾飞。。。我明天还有事,我这个人很讲原则的,别闹。。。”
             顾飞全然不理,张口含住了蒋丞的喉结,含糊不清地说:“是是是。。。我知道。。。你们学霸都。。。很有原则”蒋丞倒吸一口凉气,把顾飞抱了起来。
             顾飞超淡定,一手环住了蒋丞的脖子,另一只手就开始解他的裤腰带,抬眼问到:“超~讲原则的~嗯?”
             蒋丞看着顾飞眼角的笑,一时间觉得气血上涌,但却又强压住,装作一脸严肃地说道:“是,我们学霸都很讲原则!”一边把顾飞扔到了床上,扯开了领带。
              顾飞躺在床上,像个猫儿似的,眯了眯眼睛:“哦?你不是说明天还有事儿就不用了吗?”
              蒋丞一瞬间也倒在了床上,两手撑在顾飞枕边,用眼神描绘着顾飞的五官,接着,顾飞感受到一股夹着清香的酒气席卷到自己身上,一个轻盈的吻落在他额前:“但在对于你的事上,顾飞,”又是一段缠绵的深吻,“我从来不讲任何原则。”

             结果?还用问吗?当然是他们大干了一场然后蒋丞错过了第二天的洽谈,非常有原则地放弃了这个起诉也翻不了案的小哥并以此为由让顾飞养他,顾飞自然是高兴的。不过,他知道那个香水味儿是蒋丞故意弄的便是后话了。。。

【呜哇T^T第一次写丞飞,ooc见谅!!!
喜欢文风的(这个人超不要脸)可以点一点在下的头像,翻一翻还有两篇哦~不过不是飞丞!避雷小心!】

撒野同人 噩梦

噩梦
           蒋丞怎样也不会想到,像顾飞这样的钢厂小霸王也会做噩梦。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某天晚上,折腾了大半宿的蒋丞实在是口渴,想要起床去倒杯水,刚刚坐起来,手便被狠狠地拽住了,顾飞一个翻身就将他压在了身下——
            “别走。。。”
           蒋丞:“???”
           wtf???不走可以呀,你没事儿大晚上的压什么压?劳资也没说要走呀?
            第二天清晨——
            感觉顾飞休息的差不多了,蒋丞用力一掀,顾飞滚向了一边,然而不巧的是,蒋丞被压了一晚上,全身发麻,也动不了了,哭笑了一下,心想:我没睡好你也别想安宁!大喊:“兔!飞!飞!起!床!了!”
             床那边的顾飞揉了揉眼睛,看看表,又看看蒋丞,蹭过去:“丞哥,别闹,还早你昨天不是累了吗?再睡会儿。。。我是说昨天晚上怎么做噩梦呢。。。原来是离你太远了。。。”又拿脑袋在蒋丞胸口蹭了蹭 ,“乖。。。”
            蒋丞刹时间有些无语丫怎么又压上来了?是压上瘾了不成?又听见兔飞飞软绵绵的语气,有些心疼,便问他:“你梦到什么了?”
           顾飞已经快要睡着了,小声地嘟囔道:“我梦见我妈跟她老公走了,顾淼跟她的小五走了,连你也不要我了,丞哥,你说我俩没领证,你会不会真的不要我,然后说走就走了呀。。。”
           蒋丞哭笑不得,心道:怎么会呢?现在在这世上的,连我自己都给你了,除了你,我什么都不剩了,又怎么会不要你呢?
           阳光透过窗帘锋撒在他们身上,蒋丞俯身吻住顾飞略带泪痕的眼角,顾飞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睫毛轻颤,带着几点金光呢喃了一声:“丞哥。。。”
             时光仿佛就此停滞,蒋丞放松了发麻的身体,正要沉沉睡去,突然想起,自己水还没喝。。。
           【题文不符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互相表白和甜甜的小日常,♥笔芯】

“你就当我想给这荒唐没救的大赛
添点猛料吧。”
超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穷人的怒号】